成人快手短视频下载

成人快手短视频下载 辞别万俟天奇后, 楚灼和三只妖兽开始往人间坊而去。

坐在当初买的那辆妖兽车里,楚灼给那只拉车的三阶犀羽兽喂了几颗它爱吃的灵果,便让它悠悠地往人间坊所在的婺泽之畔而去, 看起来颇为悠闲。

此时的天上海大陆已经入夏, 距离人间坊招收弟子的时间还有一个月, 时间虽紧, 不过丹霞宗距离天上坊并不远, 只有半个月的路程,所以楚灼也不急着赶路,反而很有闲心在路上慢慢看风景。

过完这年,楚灼就十七岁。

楚灼摸着下巴, 回想上辈子的十七岁自己还在干嘛。然后发现,那时候的她还在苦逼地爬洗天峰, 还差一段距离才能爬到洗天峰顶。

果然是不同了。

想罢,她轻笑一声,低头看着正懒洋洋地趴在她大腿上睡觉的阿炤, 旁边还有一只同样懒洋洋地四肢瘫开的小乌龟。

这两只的懒状, 让楚灼看了不禁想笑, 觉得玄渊无意间总会学阿炤的作派。

离开丹霞宗后,碧寻珠已经恢复人形, 脸色虽不似纸一般惨白, 却也没什么血色, 如冰雪一般, 这白得也太那啥, 女孩子都没他白,配上那精致绝俗的容貌,怨不得总让人误会是一个姑娘。

这段时间,三只妖兽没少将万俟天奇提供的极品丹当糖豆一样地磕,那豪爽的样子,磕得楚灼心肝都颤,再次觉得和一个天才炼丹师绑成一条船上的人是多么明智的事,至少省了一大笔买灵丹的钱。

所有的修炼资源中,最贵的估计就是灵丹这玩意儿,因为这是所有修炼者都必不可缺的东西,不管是在战斗时,还是在受伤时,保命的东西,再贵也有人舍得花钱,所以说炼丹师也是最有钱的存在。

嗯,万俟天奇是个特例。

甜美甜美的一天

“寻珠,最近你吃的灵丹不少,你的伤恢复几成了?”楚灼扭身问道。

碧寻珠背脊挺得笔直,回答道:“已恢复七成。”

“这么久才七成?”楚灼惊讶地看他,“你当初受伤有多重?”

碧寻珠看她一眼,没说话。

好吧,就算是亲密的同伴,也要有点属于自己的秘密。楚灼上辈子直到死前都没能弄明白碧寻珠的来历、为何会重伤流落到晋天大陆,这辈子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弄明白。

天色近晚,他们还没有赶到下个城镇,便知道今晚要错过宿头。

“那就随便找个地方宿营吧。”楚灼不在意地说。

碧寻珠他们更不在意,妖兽比人类更习惯幕天席地,在哪儿不是过日子,随便找个地方窝着就是一天。

在山里找了个能歇脚的山洞,将犀羽兽安置在洞口,用它巨大的身体半挡着洞口的风,楚灼和碧寻珠将山洞简单地收拾一下,便开始准备晚餐。

为此,楚灼还特地在附近转了转,很快就找到几样山珍,都是蕴含着淡淡灵气的菌菇。

这灵世界的大陆比玄世界的灵气更充沛,万物皆沾上灵气,很容易在野外找到蕴含灵气的食物,虽然灵气不多,但也能提高食材的挡次,再经碧寻珠巧手烹饪,更是美味无比。

让楚灼高兴的是,还找到一株野山栗,栗子的年轮看着有上万年,结出满树的累累果实,因远离人群,无人来摘,地上掉了满满一地的毛栗子。

楚灼当即就弄了很多回去。

晚上,碧寻珠做了山珍汤,再烤一只堪比猪崽大的二阶豪兔,在铁板上炒了个解腻的素菜。素菜是掐灵草最嫩的叶子炒的,用烤豪兔流出的油炒,青翠欲滴,份量虽不多,但连阿炤这种不食素的都能在楚灼哄喂时吃几口。

玄渊一边扒着它的餐盘吃饭,一边瞅着正被主人投喂的阿炤,忍不住道:【我也想要主人喂!】

阿炤正张嘴吃下楚灼夹来的素菜,听到这话,一爪子挠过去。

【小孩子要自己吃才乖,等你长大了,你自己找个雌的喂你。】

小乌龟一双黑豆眼看着它,【雌的?为什么一定要雌的?】

【你想找雄的也行。】

小乌龟看着楚灼那张娇美的脸,还有温柔的动作,又转头看一眼正手起刀落切肉的碧寻珠,说道:【算了,还是雌的吧。】

碧寻珠:“…………”

碧寻珠冷着脸,想说点什么,再看这两只妖兽,一个是老大,一个是不懂事的幼崽龟,能和他们置什么气?于是他转过身,眼不见不净。

只有听不懂妖兽语的楚灼莫名其妙地看他,“寻珠,怎么不吃了?”

碧寻珠冷冷地道:“饱了。”

楚灼哦一声,说道:“你吃得太少了,我吃的都比你多。”

碧寻珠见阿炤和玄渊看过来,只得道:“你正在长身体的时候,吃多点是应该的。”虽然是只妖兽,但因在人类社会中生活过,碧寻珠还挺懂养孩子的。

吃完晚饭,碧寻珠随手就做出一个炭炉,并在附近砍了些灵木,用速成法短时间烧成灵炭,将一些毛栗子丢进炭炉里,来个火烤栗子。

不久后,栗子的香味很快就在空气中弥漫开来,栗壳裂开,露出里面嫩黄色的果肉。

楚灼吃了一个,又面又甜又香,真好吃。

不仅楚灼喜欢,阿炤和玄渊也喜欢,决定将这当成他们的零食之一。

“如果是百万年份的栗子就更好了。”碧寻珠说,“百万年份的栗子树灵气更盛,能达到七阶品质,所结出的果实凝聚所有的精华,口感极佳。”

楚灼笑道:“若真有上百万年,野外少见,早就让其他人挖回家去种了。”

碧寻珠撇了撇嘴不说话,修炼者在野外见到什么好东西,都巴不得往自己碗里扒,习惯就好。

吃完炭烤栗子后,楚灼突然想起什么,拿出一个青花瓷壶,将一小块灵乳石丢进去,然后分别放上几种烘干的灵果,做出一壶灵乳果茶。

果茶解腻,吃完果茶后,山洞里属于食物的香气已经散得差不多。

楚灼和几只妖兽聊了会儿联络感情,方才各自休息。

翌日,天微微亮,他们继续往婺泽之畔而去。

楚灼坐在车辕处,将昨天没吃完的栗子当零食。

放凉的栗子自有一番味道,楚灼自己吃一粒,给阿炤或玄渊喂一粒。玄渊今天得到主人的投喂,顿时心满意足,于是没再闹。

碧寻珠坐在车里调息打座,楚灼偶尔探头往里看,见他通身霜气萦绕,周身的物什蒙上一层薄霜,便没去打扰他。

妖兽车在山中小路上笃笃笃地前行,声音笃闷又响亮。

楚灼迎着山风,正磕着栗子,突然听到远处传来的动静,似是百鸟惊鸣,又似山中百兽嘶吼,极为混乱。

玄渊和阿炤抬头看一眼,然后两只纷纷催着楚灼,该喂它们栗子了。

楚灼笑了一声,给它们剥栗子投喂,并未让妖兽车转道,依然悠悠前行。

很快楚灼就看到动静的来源,几个修炼者正撵着一群妖兽。

这些妖兽的品种从二阶到四阶不等,都是那种没什么战斗力的妖兽,一般只有想养个宠物的女修才会养这种妖兽。

楚灼一眼就看出这些修炼者正是专门贩卖妖兽的摊贩子,这种职业很常见,当初她能买回碧寻珠,也是从摊贩子里买的。

摊败子的货源有几种,大多数是自己亲自到野外捕捉,或者是去那些冒险者手中收购再转手卖,能赚几个差价。一行有一行的规矩,楚灼原是不理会的,但当看到他们出手极为狠辣,根本不管妖兽的死活,顿时不高兴了。

陵阳楚家是有名的驭兽之家,承先祖之训,与妖兽签定和平契约,将妖兽当成朋友,除非必要,否则不会轻易伤之。而且作为楚家的人,天然就有兽缘,看到被欺凌的妖兽,自然不会放着不管。

当下楚灼就拎着重剑,任由那些逃命的妖兽过去,迎向来人。

那些摊贩子一共有六人,五男一女。

看到这荒无人烟的山中竟然有一个单身女子,还是那般美貌,再看修为,不过是羽化境,当场就被例为可以打劫的对象。

修炼者互相倾轧是常态,在野外遇到,心思不正的人,往往喜欢杀人夺宝。

楚灼还没主动出击呢,发现他们的眉眼官司,哪里不知道他们的用意,当即二话不说,飞身而起,几张灵符撒出去。

那些修炼者根本不怕这几张灵符,灵符是攻击性强的火炎符,不过品阶太低,才三阶的火炎符,他们根本不放在眼里,看也不看地一掌将之拍开,就准备锁定楚灼。

然而,这么点功夫,发现对方已经从视野里消失。

几个摊贩子微惊,还未反应过来,有两个人只见眼前一黑,接着就人事不醒。

其他四个人霍然转身,狰狞着脸正要杀上去时,突然背后一道小水剑喷过来,猝不及防之下,还真被喷得打了个踉跄,拧身回护,发现攻击他们的是一只小乌龟。

趴在车顶上的小乌龟一双黑豆眼看着他们,见他们看过来,再次朝他们喷水,一支支水剑喷来。

水剑软绵绵的,攻击性并不强,就是因为不强,才让他们恼火。

竟然让一只乌龟偷袭成功,简直耻辱。

只是他们想报仇已是奢望,趁着玄渊绊住他们,楚灼杀回来,一个拍一剑,玄渊再喷水剑,主宠俩合作无间,很快就将他们都解决。

楚灼收剑而立,朝玄渊道:“玄渊干得好,下次继续!”

小乌龟高兴了,驭水将自己送到犀羽兽脑袋上,十阶的妖兽气息震着那只犀羽兽,让原本还有些不安份的犀羽兽瞬间乖巧下来。

楚灼将几人捆起来,先摸了他们的储纳戒,轻而易举地将储纳戒上面的灵识抹去,等查看清楚储纳戒里的东西,她的脸色便有些不好。

将几枚储纳戒丢给马车里的碧寻珠,楚灼对他道:“寻珠,里面的东西毁了。”

碧寻珠见她生气,便查看储纳戒,顿时也十分不高兴。

这储纳戒里的东西,都是一些捕猎妖兽的刑具,站在人族的立场,这并没什么,但站在妖兽的立场,就让妖恼火。

自古以来,人族和妖兽本就难以和平共处,人族将妖兽当成资源,妖骨、妖血、妖丹、皮肉等都是人类可以利用的东西,而妖兽也将人族修炼者当成食物的一种,毕竟人族修炼者的血肉蕴含灵气,就和吃其他妖兽差不多。

楚灼接着又扯他们的灵兽袋,发现一人身上挂着三到四个灵兽袋不止,这些灵兽袋有困兽的作用,除非主人允许,否则灵兽袋里的妖兽不能随意进出,不像楚家自制的灵兽袋。

每个灵兽袋里,有好几只妖兽,按照品阶存放。

而这些妖兽大多受伤极重,看着仿佛不像是捕捉妖兽贩卖,否则不会不管妖兽的性命和身体完好,只要活着就行。

将里面的妖兽都放出来,受伤轻的忙不迭地跑了,受伤重的,只好趴在原地等死。

楚灼看罢,弄了点稀释的灵水,浇到它们伤口,让它们有逃跑之力,其他的就不管了。虽是如此,不过这些妖兽对她也极为感激,开了灵智的妖兽朝她拜了拜,方才离开。

楚灼再次简单粗暴地用腐春花弄醒一个男的修炼者。

这男修炼者是一个矮小黑瘦的中年男人,外貌委实不好看,明明是空明境的修炼者,可却像得不到灵气滋养的邪修,极为猥琐。

被腐春花薰醒时,那中年男修一副痛苦的模样,等看清楚面前的楚灼,神色顿时变得凶戾。

楚灼一剑抽过去。

这一剑比较轻,那中年男修脑袋晃了晃,倒是没有晕厥,眼神更凶了。

于是楚灼又抽一剑,中年男修依然很凶。他越凶,她就继续抽,抽得他满脸是血,竟然更凶了。

难不成是个不怕痛的受虐狂?

楚灼问道:“你们捕捉这么多妖兽作甚?”

中年男修冷笑地看她,用一种滑腻的古怪声音说:“能让它们献上自己的精血,是它们的荣幸!你最好尽快放了我们,否则一定让你死得极为难看。”他一脸凶狠。

楚灼微蹙眉,感觉有些不正常。

突然,楚灼本能地感觉到一种不祥的危险,猛地后退。

只是她退的迅速不够快,从那中年男修额心间猛地窜出一道黑色火焰,朝她的眉宇冲来。根本未给她闪避的机会,眼看着那黑焰就要冲到她身上,突然出现一条火龙将之拦下。

火龙只有婴儿手臂粗,鳞片是焰紫色,尾巴拖着丝丝白焰,栩栩如生,就如同一条真正的龙。

它挡在楚灼面前,张口将那冲来的黑焰吞下,黑焰进入紫焰火龙体内,被那紫焰包裹,那仿佛焚烧一切的可怕神火,并非凡火所能及,这黑焰根本不是对手,发出一道惨厉的叫声,轻易就被紫焰火龙的龙火消灭。

火龙消灭这黑焰后,朝楚灼绕了一圈,然后朝站在车顶的黑色妖兽而去,进入它的身体消失。

那中年男修看到这一幕,脸色蓦地变得惨白。

“不、不可能……”中年男修颤抖着说,不相信眼前这一幕,“我的九幽死焰,怎么可能会被消灭……”

那中年男人颤抖地说完这话,七窍流血,倒地不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