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猫咪

不要说刘绣娘和古绣娘了,刘月自己都无语了,这什么想法呀,自己就算不缺银子,也没必要这样丢银子吧,更何况自己这么拼命,不就是为了挣银了吗?

今日自己可是挨个的向那些太太们赔礼致歉。就差那么一点,自己铺子的名声就毁了,到这人嘴里却全成小事了。也太把自个当回事了吧!没银子还说亲事,看来就是这次帮人算计自家,才有银子说亲事吧!

刘月直接冷脸狠厉道:“古绣娘,不必同张四婶多言了,她自己不想好好把事情解决了,我也不想同她多话,直接送到官府,相信官老爷会还我刘月一个公道。这样反而能让大家知道,我们月娘绣庄确实是受人算计,正好为咱们证明呢?”

其实刘月早就明白那背后算计自己的人了,只是还是想等张四婶自己亲自交待。到底是乡下人肯定也有自己的难处,新猫咪刘月也不想真把人怎么着了,最多不让她再做自家的绣娘,赔不赔银子的事再两说。

没想到这位不仅不认错,反而还一脸无所谓的,如果不拿出点手段来,放过张四婶,就会有李四婶,吴四婶了,自己的铺子还如何经营。

古绣娘在边上早就忍无可忍了,见过脸皮厚的,没见过脸皮这么厚的。东家帮助大家,让村里但凡有手艺的人都能挣到银子,这人倒好不仅不领情,还反咬一口。

不要说东家了,自己都不想再同她费话了,直接送官才好呢?相信到时候她自然什么都会说了,还省得大家在这里费口舌呢?

古绣娘向刘绣娘使了个眼色,两人就一同上前,正要把张四婶压住。没想到张四婶看着瘦小,力气却大的惊队,直接把两人都一把推倒不说,还直接扑到刘月面前,刘月眼见事情不妙了。

立马直接拿出自己以前学的防身之术。几个就把张四婶反手扭住了。而这一连串的动作,只那么一口茶的时间就完成了。等被推倒在地上的古绣娘和刘绣娘坐起来,早就看到张四婶让东家制服了。

这一手倒是让两人大吃一惊了,立马一脸激动加佩服:“东家连这也会呀,咱们现在倒是后悔了,两个人还抵不上东家一个人,还真是丢人。”

刘月微微一笑,然后憋嘴道:“你们拿绳子来,直接绑了吧,咱们好心给人家留脸面。可是人家不想要。咱们也不必再费力气了。”

两人脸上也是一脸气愤。刘绣娘立马去寻绳子,古绣娘一脸冷淡:“张四婶,今天你不去也得去见官了,大家伙可都没功夫同你费话了。自己作死也怪不得别人!”

小清新苹果头女生清晨爬起床洗漱照

而让刘月紧紧反扭着手的张四婶现在才知道后怕了。没想到这位东家连这个也会,本来自己以为人家年纪小,有些事做不出来,没想到这姑娘做事狠辣又干练不说,而且连这身武艺都了得,几下就把自己制服了。

心里一害怕忙告饶:“求求东家放过我吧!我什么都说,只要您不把我送去见官。银子我也会尽力赔的,但是得给我些时间,我家大儿子说亲。直的把银子花了不少,所以一时半会也赔不了银子给您。求求东家不要送我去见官了,不然我可就活不成了、、、、”

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,众人见刚才还张狂的不像样子的张四婶,现在才知道后怕了。还哭了出来。

一脸的鄙夷:“真是不要脸,都这么大把年纪了,现在说晚了,东家可没工功再听什么费话了!”

张四婶忙告饶道:“东家我知道错了,我全说求您再给我一次机会吧,这次肯定全都交待清楚。”

刘月这才松口:“行,就一次机会,不过还得让刘绣娘把你绑上才行,不然我可不想动第二次手!”

张四婶忙点头,老老实实的让刘绣娘绑上,刘绣娘一脸气恼,憋嘴道:“这会知道说实话了,早干什么去了,还想对咱们东家动手,咱们东家有多能干怕是你还没听说过吧!”

张四婶也不反驳一脸干笑,等绑好了,这才看着刘月认真道来:“东家,本来我一直规矩老实的给绣庄做绣活,对每月的收入也是很满意的,可是没想到一月之前有一个男人,突然寻上我。

然后给了三十两银子给我,又把一捆有问题的绣线交给我。只让我用他给的绣线做成衣,不能用绣庄发放的绣线。

当时我也有些犹豫,可是家里大儿子说亲,没有足够的聘礼,哪里能说来好亲事。我这才时着急,就应下了此事,也就按那男人说的办了,没想到现在就事发了。

东家我真的不是存心的,我也是家里实在困难,没办法了才会动这坏心思。您就发发善心吧饶了我吧!”

和刘月相的差不多,“那男人长什么样,现在让你认你可认得,还有他与你可有什么凭证?”

张四婶努力的想了想,又摇摇头:“那男人没给什么凭证我,不过我记得他的长相,有些胖一看就是有钱人。想必是城里有人眼红您的生意,所以才会动了坏心思吧!”

刘月听完噗嗤一笑:“没想到你还挺聪明的,那为何还要做下这等害的事呢?现在后悔也晚了,我这铺子今天可是损失惨重呀!不过我交给你一个任务,如果你能完成了,我就要你赔一分钱的银子,还会再给二十两银子你,你可愿意!”

不要说张四婶了,连刘绣娘和古绣娘两人面上均是一愣,东家到底想做什么呀,居然还要再给银子张四婶。不过到底是刘绣娘更加明白一点,立马就想通了主子的意思了。

张四婶一脸惊奇的看着刘月,眼里露出一丝贪婪,疑惑的问道:“东家说的话可做数呢?”

刘月好笑的点点头,“自是做得数,只是不知你敢不敢罢了!要知道做这事可得丢些脸面,而且还是有风险的。不过你放心,最后有问题,我绝对会保你。只看你信不信我罢了!”

张四婶咬牙相了想,又打量了刘月几眼,到底心中汪甘,又确实贪那二十两银子。

一咬牙坚定道:“只要东家说话算话,我自是信得过东家,再说了东家也是我们看着长大的,不会是那等的说话不算话之人。不过东家你得先付我十两银子的订金,不然我哪知道东家有没有诚意呢?”

刘月无奈一笑,有些人可把钱当命,不和原则也不管自己办不办得到,先要银子再说。挑眸打量张四婶一眼,憋嘴道:“张四婶还真是会算计,这事都不知道是什么事呢?就敢要我这十两的订金,你还真敢想呀!

告诉你,我的银子可不是大风刮来的,更不是天上掉下来的,也是同你们一样一分一分的挣来的。张四婶无诚意就算了,反正我还可以少出二十两银子,何乐而不为呢?”

张四婶一听忙脸一红,着急道:“东家可别,那您说说,到底是什么事,也让我看看到底能不能成,不然骗了东家银子,一样也得见官的。我可不想拿这事去赌!”

刘月满意一笑,边上的古绣娘和刘绣娘两人均是含笑看着张四婶,从没见过这么脸皮厚的又贪财的,真是难得一见。不过没这样的人,如何能达成东家心中的想法呢?接下来的几天肯定会有好戏看的!

刘月拿手指一勾,立马张四婶就明白的眯着小眼,跑到刘月身边,然后刘月小声的把自己的主意说与张四婶听。

张四婶越听眉头皱的越厉害,不过最后为难片刻还是应下了。“东家,您可不能不管我的死活,我可是为您出这一口气,您也得顾全我一些。”

刘月含笑点点头,安抚道:“放心,我跑不了的,再说了这件事本就是那人不站理,他还敢真去报官吗?

顶多吓吓你罢了,放心,有我罩着你,你只管去折腾吧!再说了,这事对你张四婶根本没难度,本就是得兴应手的事,不怕什么?”

张四婶黝黑的老脸也不知红了没有,反正是尴尬一笑,“东家说的是,放心此事一定尽心办好,只要东家不要忘记给银子就好,我小儿子可就指着您的银子了。”

刘月苦笑:“我又不是财神爷,还是要靠他们自己劳动才行,这次我是顺手放过你了,可是别人不会如此好心的。所以张四婶做事留一线,日后好见面,别把人都算计死了,搞得自己到头来一场空呀!”

张四婶也明白刘月话里的意思,可是动了动嘴还是一句话也没说出来,可能知道现在自己说什么也没人会信吧!

不过张四婶今天也算是见识到了真正的聪明人,这东家确实难得的通透之人,年纪正好与自家小儿子差不多,不知道能不能为自家儿子说上。

刘月如果知道张四婶打这样的注意,怕是要气的吐血吧,只是这张四婶也太把自个当回事了,这样的人还真是难搞定呀!不过有这样的人,才能让那人好好的痛上一把,有苦难言的痛,就是自己送他的回礼,不然就好像自己太小气了些。

能把手伸到自己的绣娘身上,看来这人对自家的事还是很了解的,这样的人还真不好对付呀!

ps:

我这个月的稿费呀,居然因为一时手抽,少了一半,心疼呀!

抱大腿求安慰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