活力集宁app

看完虚无洋洋洒洒地写满一整张纸的信,沐七夕终于了解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,也知道了一些城里魔气的情况。

难怪虚无要用这么大张纸,而且一面还不够,他还特别强调:“背面还有。”

百里连城等了片刻,等这一面字迹消失了,才翻过来,如法炮制。

可是看完背面的字,沐七夕差点暴走。

因为虚无在背面写的是:哈哈哈,其实没有啦,哪有那么多话说,我又不是你们,整天腻歪,带坏小孩子。

尼妹啊!

隔那么远写信都要来吐槽她一下,沐七夕拍桌,几乎就想立即冲去拧虚无的耳朵。

“你这个是怎么玩的?”

她盯着百里连城的手指,想着回敬虚无的套路。

百里连城摇头无奈:“没办法的,这是他特别配置的毒药,用我的毒中和后就能显出字迹,只能他写,我看。”

“搞半天这纸上有毒!”

沐七夕大惊,又觉得不对:“但是小叮没有提醒我啊。”

闪闪大眼萝莉洁白短裙白丝长腿温柔甜笑写真图片

“这种毒别人不会中的。”

百里连城趁她走神,凑过去成功偷到一个吻,弥补了刚才的遗憾。

这才心满意足地漾开浅笑,搂过她的纤腰,贴在她身边和她一起看着桌上渐渐褪去字迹的白纸:“夕,别气,咱们腻歪是好事,说明咱们感情好哇。”

沐七夕白他一眼:“这东西不需要别人来说明,你以后收敛点儿,别让整个军营都觉得我是祸国妖姬似的。”

“还有小叮这个坑货,真的越来越坑了,连……”

“叮!别冤枉我,那根本不是毒,只是个药引而已,我也会配。”

被冤枉了,小叮这个傲娇的孩子立马申辩,虚拟投影自动在沐七夕眼前展开,罗列着配置所需的药材清单。

沐七夕扫了一眼:“光会检测有什么用,那你也想想其它的配置方法啊,起码让我坑回去。”

“夕,我帮你好不好?”

看她嘟着嘴不大高兴,某王爷觉得逗她开心是身为丈夫的义不容辞,主动请缨。

沐七夕毫不犹豫地点头,立即眉开眼笑:“好哇,那这件事就交给你,我们要智商碾压。”

这本来就是个腹黑货,这种事交给他再合适不过,沐七夕开心了,拉他站起来:“走陪我再去一趟地牢。”

本来想先关那小丫鬟两天,攻破她的心理防线,但现在已经知道她的真实身份,就没必要再等。

百里连城自然是毫无异议地随她往外走,浅笑着看她开心。

两人带着两个侍卫来到地牢,百里连城舍不得让她走楼梯,直接抱着她飞下。

“那女人表里不一,你被她骗了。”

刚落地,沐七夕正要说话,却正好听到夜枭的声音:“如果她真当你是朋友,又怎么会让你在这里受苦?”

声音虽然有些虚弱,有气无力,但依然怨气满满,固执非常。

接着是肖茗寒的冷讽:“难怪你当不成统领,连这么点小事都看不明白。”

“我真怀疑以前你能当上统领到底凭的是什么?脸白吗?”

拉住要上前的百里连城,沐七夕笑着摇头,故意轻咳了一声:“王爷,四个统领是你选的吗?”

她明明是拖长了声音故意撒娇,可是她忘了这里是地牢,自带音效。

这一声拖长了的“王爷”不但撒娇不成,还有点像冤鬼索命,刚说完她自己先抖了一抖,戏也演不下去了。

百里连城搂住她,差点笑场,轻声应和:“不是。”

他的声音很轻,不带怒气,但是低沉地扩散出去就自带威严。

如果说刚才沐七夕的像是冤鬼索命,那他的就像是阎王审判,完全是两个等级。

听到他的声音,整个地牢立即变得无比安静,没人说话,但是呼吸声却变得杂乱沉重,像是有人为了压抑什么,不停地深呼吸。

“七夕,你怎么又来了呢?”

肖茗寒没有走过来,听着像是站在原地发话。

在这地牢里无视音效,仍然敢这样无所顾虑地大声打招呼的,估计也只有她了。

沐七夕也是个妙人,同样站在原地大声回应:“来找证据啊,好早些结束你的加班。对了,连城,我跟你说,等茗寒出去了,记得发她加班工资。”

她现在说话是越来越没有顾忌了,现代词汇一个接一个地往外蹦。

百里连城不知道她们俩之前的聊天,也不大明白“加班工资”是啥东东,但只要她说的,他只负责点头:“好。”

“茗寒,听见了吧,他答应了,我们先做事去了。”

沐七夕和肖茗寒远距离地聊了两句,回头:“你们去把那个小丫鬟带到审讯室来。”

刚转身,又听到肖茗寒喊:“别忘了是双倍啊。”

地牢里的其他俘虏完全无语,连刚才杂乱沉重的呼吸声都平顺了,估计是被她们俩的喊话弄得没了脾气。

这两人,一个是鸩王妃,一个是鸩王的师妹,在地牢里用这种音效聊天就够恐怖的了,还开口闭口“钱钱钱”,难不成鸩王穷到这地步了?

沐七夕喷笑,茗寒也很有经商的天赋啊,这么斤斤计较。

抬手比了个“OK”的手势,想起她看不见,又高声回应:“米问题!”

不知他们是不是故意的,脚步声非常清晰,经过地牢的音效加工后显得很沉重,无端端地透着威慑,像是一个个沉闷的鼓点敲打在人的心上。

当然,如果百里连城没有问“米有什么问题?”的话,气氛会更加和谐。

沐七夕抬头看他,一脸无语。

米有什么问题?

她还面有问题呢!

“因为米的娘亲要难产了。”

“米的娘是谁?”

“你猜啊,猜出来有赏,唔……笨蛋,先猜中才有赏,滚开!”

听着他们一边走一边闲聊的内容,俘虏们更加无语。

你们跑地牢里来恩爱,这样真的好吗?

不对,重点是,鸩王什么时候这么多话了,居然还会与人闲聊?

俘虏们一致陷入沉思,一致怀疑他们听到的是假鸩王。

审讯室里。

二次被带进来的小丫鬟害怕得瑟瑟发抖,看到百里连城也来了更抖得厉害,但仍然咬着牙,一言不发。活力集宁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