短视频app抖音

   混蛋!

   自己到底是什么眼神,怎么会看上这种人!

   卿以寻一肚子火气和委屈,蜷缩在沙发上,把脑袋埋进臂弯里,抽抽噎噎的掉眼泪。

   萧让冲了一杯淡盐水回来就看见她这副样子,无奈的叹了口气,他走过去在她旁边坐下:“先喝点水。”

   卿以寻没表态,根本就不想理他。

   “听话,先把水喝了,不然苦也是苦的你自己。”萧让劝道。

   卿以寻一听这话心里越发火大,抬起头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,从沙发上跳下来冲进衣帽间里,拽出自己的小黄人行李箱就开始收拾衣服,她要回自己家,一刻都不想和这个混蛋待在一起。

   萧让推门而进时,她的箱子里已经装了小半箱衣服,全都乱七八糟的堆在一起,萧让走过去,在她旁边坐下,顺手拖出自己的行李箱,学着她的样子一言不发的开始收拾行李。

   看见他的动作,卿以寻顿了顿,但是没理会。

   麻利的收拾好衣服,见萧让速度比她更快,一箱子衣服已经打包好了,卿以寻绷不住了,气呼呼的吼他:“你干嘛啊!”

   萧让摊手:“你不是要回朝阳小区吗?我陪你一起回去!”

   卿以寻:“……不要,那是我家,你不许去!”

   江伊涵清新动人写真—性感以外的纯美

   “你家还不是我家,我家也是你家,你都在这里住这么久了,我去你家住几天怎么了!”萧让强词夺理。

   “……”卿以寻气嘟嘟的瞪了他半晌,踹了一脚他的行李箱:“我不管,反正你不许去!”

   “好,我不去,那你也不许去。”萧让拉住她的手,把行李箱从她手上摘下来:“有话好好说,短视频app抖音别动不动就吵着要走。”

   “你什么意思?是说我在用这种方式威胁你吗?”卿以寻还是很生气,听了他这番话后更加生气。

   “没有。”萧让拽着她出了客厅:“药刚吃下去,药效还没发作,你别乱动,等下难受了我可不管你。”

   被他拖出衣帽间,坐在客厅沙发上,萧让拿起那杯淡盐水:“先把水喝了。”

   卿以寻盯着那杯水看了一会儿,声音软了下来:“萧让,你帮帮胤蓉不行吗?胤蓉爸爸生病了……会死掉,胤蓉已经没有妈妈了,要是再没有爸爸,那她多可怜啊,以后孩子要靠她一个人抚养,她会很辛苦的……”

   “辛苦也是自找的。”萧让语气淡淡,但是话里却没有多余的商量余地:“她要是够聪明,这个孩子就不应该留下来。”

   卿以寻闻言微微一愣,看着他的眼神陌生起来:“如果……如果我也怀孕了,你会不会也这么想?”

   “不会。”萧让放下杯子,揉乱她的头发:“你别钻牛角尖了,你知道我不会做这样的事,这件事没得商量,你要是再继续闹下去,那以后都不许再见江胤蓉。”

   卿以寻一顿,顿时噤了声。

   喝下淡盐水,萧让去厨房做饭,卿以寻躺在沙发上,脑子里全是今天江胤蓉听见江国盛生病后无助的眼神,这些年来她有多恨江国盛,她看在眼里,原本以为她对这个父亲已经没有感情了,但到底是骨血亲情,她对江国盛有怨,有恨,有无奈,可这都抵不过血浓于水的亲情,如果江家就这么倒了,那她的日子一定会不好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