食色life

   “站过来,两腿平行开立,两脚间距离三个脚掌的长度,然后下蹲,脚尖平行向前,勿外撇。马步蹲好,眼睛不准乱瞟。”李沉渊一系列发号施令,搞的封国麟、向阳二人背进流冷汗,在他的高压政策下不得不照做。

   李沉渊一脚踹在封国麟小腿上,“含胸拔背,勿挺胸,胸要平,背要圆;虚灵顶劲,头往上顶,头顶如被一根线悬住。稳住,先站一小时!”

   “啊?!”两人不可置信的瞪着他。

   “啊什么啊?站稳了,一小时后准时下山回部队;要是坚持不下来,那么功夫也不用练了,这点毅力都没有还练什么功夫。”李沉渊不冷不淡的说完就转身朝李沉舟这边走来。

   李沉舟扑哧乐呵了,“哥哥,就他们那下盘不稳的,能坚持一小时?”

   “那是他们的事情。”李沉渊语气冷冽,如吐冰渣。

   李沉舟止不住的乐。

   “舟舟,昨天你演练了一遍四象八卦掌,我看明白了一些,还有一些精髓部分没看懂;你再演练一遍给我看看。”李沉渊牵着她的手走到一边。

   李沉舟看了一眼罗建弘他们,这才点头,摆开架势,一招一式之中看似软绵,食色life却是绵里藏针;招招凌厉,罗建弘他们看不大明白,可是李沉渊是明白的。

   最后一招收势而立,李沉舟微微一笑,“看明白了吗?哥哥。”

   “看明白了,看我武一番给你看。”李沉渊在原地双.腿一跨,双臂一展,使起四象八卦掌时绵柔相当,刚毅有度。

   李沉舟看完便赞,“不错,其中精髓便是以柔克刚,但又不缺刚毅之劲。”

   公主范的女生温柔可爱 户外写真

   李沉渊看她笑,也笑了起来,“那剩下的我来教,你带建婷一个人去那边的小瀑布单独教授吧!”

   李沉舟眨眨眼,下一刻便明白过来,哥哥这是要让她去看看白衡;那条懒蛇到现在都没出来,也是够蠢的。当初大鹏守了两天不耐烦就回来了,反正白衡已经通了灵智,修为也是有的,不会轻易被山林里的猛兽难住;初时留下大鹏一是为了方便简直白衡,二是为了在最大程度上确保白衡的安全,也有点小心的意思在里面。

   “成,我这就带建婷过去。”李沉舟一招手,“建婷过来。”

   罗建婷小跑几步,来到她跟前,“师傅。”

   “和我来。”李沉舟迈步越过李沉渊,朝着封国麟和向阳站马步之地相反的方向而去;走出他们的视线,穿行一里路左右才来到了小瀑布前。

   “师傅,我们来这里做什么?”罗建婷隐约看到小瀑布,待她仔细一看,瀑布池子旁边有一片白雾笼罩之地,地方不是很宽;隐约还能看到一条长长的东西在里面游荡,身上已经有了斑斑血迹,急忙指给她看,“咦,师傅,您看。”

   李沉舟看了一眼,什么也没说,只是点点头;带着她走到布下的阵法前停了下来,看到白衡无精打采,神色萎靡的在阵中游荡,恨铁不成钢的叹了口气,很是无奈。

   “师傅,那里面的是条蛇吗?身上好像还有血迹。”罗建婷凑到阵前仔细看,虽然看不大清楚,却还能因为那条蛇身上的血迹看到整条蛇的动向。

   “它叫白衡,是一条懒蛇,修炼时经常偷懒,不求向上。”李沉舟看了她一眼,又见白衡的精神到达极致,“你在这里等着,为师一会儿出来。”

   “好。”罗建婷眼里隐藏着恐惧,但是好奇和探究占据了上风。

   李沉舟没和她多说,踏进阵中,来到白衡身前给它吃下一粒饲灵丹和培元丹。

   神识迷糊的白衡吃下两颗丹药后,瞬间清明过来,看到李沉舟,身体就瑟缩了一下,“主人,对不起,我没能出阵。”

   “你究竟怎么搞的?连炼心阵都过不了。”李沉舟紧蹙眉头。

   白衡拉拢着头。

   “算了,你继续过炼心阵吧!过不了就别出来了。”李沉舟说完闪身出了布下的阵法,与罗建婷并肩而立。

   罗建婷看那血迹斑斑的蛇没了踪迹,小心翼翼的瞅着李沉舟,“师傅,里面那条蛇是你的宠物?怎么在里面呆着不出来?”

   “白衡不是宠物,而是灵兽;可以与主人建立契约,白衡在修炼很是惫懒。所以为师再这地方布下的炼心阵和剑阵、杀阵、幻阵对它进行试炼,它被困在里面已经好些天了,只有过了所有的试炼才能出来;若是日后你修炼不勤奋,为师也会这么对你。”李沉舟低头定定的望着她。

   罗建婷抖了抖,被困在里面好几天?那不得饿死。师傅好恐怖,以后不能惹师傅不高兴,

   “怕了?”李沉舟嗓音轻柔低沉。

   罗建婷连连摇头,“不怕,我一定会勤奋修炼的,不会让师傅有机会拿我试炼。”

   “很好,坐下,双.腿盘膝,五体朝天。”李沉舟欣慰一笑。

   罗建婷盘膝而坐,只是那双.腿盘膝时不是很舒服,“师傅,有些难受。”

   “习惯就好了,闭上眼。”

   “用传给你的功法运行,先进性引气入体。”李沉舟从空间里抓出几枚灵石,在她身边布下聚灵阵,“好好参悟功夫,不要分心,凝神静气,进入冥想状态。”

   罗建婷翻找出功法,按照功法上说的冥想,先找气,再与灵气沟通。几番折腾下来,别说沟通灵气了,连气都没感应到;沮丧的睁开眼,定定的望着李沉舟,“师傅,感应不到灵气。”

   “不必着急,当初你大师兄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才引气入体。”李沉舟摇摇头,倒是不急于一时,“等你引气入体后为师再教你其他的,接下来每天到山上来修炼;争取早日引气入体。”

   罗建婷双眸一亮,大师兄一个多月,那她应该也能行,“是,师傅。”

   “你继续修炼,我去捞点鱼上来,中午咱们做鱼吃。”李沉舟看到瀑布这地儿就心动,家里肉食不愁的,可是鱼少啊!就是不知这池子里有没有鱼。

   一般山里的河沟都是与外界相连的,就连泉眼什么的也是一样;只要有水的地方,通常都少不了鱼。

   “我听师傅的。”罗建婷点点头,闭上眼继续修炼。

   可是等李沉舟走开后,她又忍不住睁开眼,想看看李沉舟怎么抓鱼。